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> CBA> 文章內容
一個巴掌拍不響 郭艾倫和芬森也許都有“問題”
2019-12-20 11:07
師弟與郭少 師弟與郭少

  12月17日晚,盡管遼寧男籃一度讓人看到逆襲的希望,但最終還是敗於亞當斯“逆天”的絕殺。拿下8分的郭艾倫和拿下5分的史蒂芬森,看上去都該為球隊的遺憾失利“背鍋”,而且從已經結束的比賽來看,史蒂芬森和郭艾倫的確是至今無法“兼容”。俗話說,“一個巴掌拍不響”,因此,二人難以“兼容”的原因,也許真的隻能是雙方共同承擔責任——隻能是誰的責任更大,而絕對不存在一方全責的可能。

同創賽季新低

  郭艾倫目送亞當斯得分。

  17日晚客場挑戰青島男籃的比賽,對於史蒂芬森和郭艾倫而言都如同一場“噩夢”。

  先從史蒂芬森說起。因為腿傷僅僅出戰21分鍾(同樣是賽季新低)的史蒂芬森,除了在防守中表現不夠積極,屢次成為亞當斯的“背景”之外,他在進攻中的表現其實更加糟糕。短短21分鍾的出場時間內,史蒂芬森一共出手16次,在全隊僅次於出手19次的巴斯、與韓德君持平。

  但是,史蒂芬森這麼多次出手為遼寧男籃所做出的貢獻,的確就有些乏善可陳了。兩分球7投2中、三分球9投0中,甚至罰球也隻有3罰1中的“師弟”,本場比賽一共僅僅為遼寧男籃貢獻5分。

  不僅僅得分低、防守成擺設,史蒂芬森在球隊存在感也極其“底下”。盡管他的確出現了大腿拉傷的情形——而且有消息稱他將缺席19日遼寧男籃客場挑戰山東男籃的比賽——但這場比賽中的史蒂芬森,拿到他加盟CBA聯賽之後的單場最低分,也的確成了必然。本場比賽之前,史蒂芬森的單場最低是麵對北京男籃時的6分。

  史蒂芬森因為第四節“枯坐板凳”,反而讓郭艾倫不得不成為遼寧男籃逆襲未果的“最大責任人”,亞當斯之所以能夠獲得絕殺機會,恰恰來自他最後時刻對郭艾倫的搶斷——賽後的“兩分鍾執裁報告”,認定趙泰隆之前該被吹罰技術犯規,也多少算是為郭艾倫“正名”。

  當然不可否認的一點是,郭艾倫在這場比賽中的表現,其實和史蒂芬森並沒有什麼不同,整場比賽,郭艾倫在42分鍾的出場時間裏,僅僅交出14投2中(兩分球8投1中、三分球6投1中、罰球4罰3中)貢獻8分。這也讓郭艾倫創造了個人本賽季的單場得分最低,本場比賽之前,郭艾倫在不敵浙江廣廈和不敵山西男籃的比賽中均拿到11分。

  作為球隊極其重要的兩名球員,郭艾倫和史蒂芬森“聯手”創造賽季新低,遼寧男籃能夠幾乎完成超級逆轉、隻是敗於亞當斯有些神奇的絕殺,也許已經算是極其幸運。或者說,其他球員本場比賽的表現真的“有如神助”。

史蒂芬森“慣”自己

  有消息稱,史蒂芬森將缺席與山東男籃的比賽。

  從高薪加盟CBA聯賽開始,史蒂芬森就成為本賽季CBA賽場上一位極其“吸睛”的球員,但從他在CBA賽場至今的表現來看,也許“師弟”真的尚未完全適應CBA聯賽。

  回到揭幕戰遼寧男籃客場98比107不敵廣東男籃的比賽。首節還剩6分多鍾時間時,史蒂芬森開始了自己的CBA首秀。在他出場之後,他就理所當然地接過了球隊的進攻大權,從他登場到首節比賽結束,遼寧男籃的最後14分中有11分來自史蒂芬森。

  首次亮相CBA的史蒂芬森,僅僅從個人數據上看的確是極其“完美”,尤其是考慮到他還曾經完成對易建聯的“隔扣”。但最終失利的結果放在那裏,28次出手最終拿到的34分,顯然又不足夠令遼寧男籃滿意。

  仔細回顧史蒂芬森已經參加過的CBA比賽,可謂他“代表作”的比賽,真的很難找到。

  遼寧男籃客場105比127不敵新疆男籃的比賽,因為斯托克斯的傷病,用單外援出戰的新疆男籃,幾乎一直牢牢占據著比分上的主動。在第二節和第三節遼寧男籃派出雙外援的節次,遼寧男籃更是28比39、27比28均落後於新疆男籃——還值得一說的是,新疆男籃在第二節和第三節都曾經使用“全華班”出戰。

  球隊長時間落後的局麵,也刺激到了史蒂芬森,第三節比賽開場不久,史蒂芬森就因為肘擊西熱力江而被吹罰一次違體犯規。

  這不是史蒂芬森至今唯一的一次違體犯規,但這仿佛還是能夠從一個側麵說明史蒂芬森加盟CBA之後的“心理波動”。剛剛來到CBA的“師弟”,也許並不認為CBA是一個多麼激烈的賽場,但隨著一場又一場的比賽進行,史蒂芬森在逐漸認清CBA本質的同時,卻並沒有及時作出心理上的調整。

  總之,這也許就是如今的史蒂芬森所麵臨的最大問題。他一直在自己“慣”自己,認為自己完全應該在CBA成為最頂級的球員,所以,他除了時不時彈起“土琵琶”之外,更多的時候,他依然堅定地選擇在場上按照自己的方式進行比賽。

  史蒂芬森的個人能力不用懷疑。

  在遼寧男籃擊敗吉林男籃的“東北德比”中。史蒂芬森在第二節還剩1分多鍾時,在場上表現了一串令人眼花繚亂的表演,但最終的效果卻是他出現失誤倒地而且還送出一次犯規;第四節比賽,史蒂芬森先是開場就罰失兩次罰球,而且僅僅打了不到3分鍾就被巴斯換下。

  這也許隻是史蒂芬森的一場比賽,但在史蒂芬森已經參加過的比賽中,類似的場景其實已經並不鮮見。史蒂芬森在進攻中有時候可以令人拍案叫絕,但更多的時候,他在防守中形容虛設。還是與吉林男籃的比賽,當郭艾倫第三節下場休息時,遼寧男籃就無人可以限製瓊斯。

  籃球比賽無非進攻和防守。防守中過於自我,還能夠通過手感甚至不講理的進球來讓球隊“閉嘴”,可是,防守中不夠積極,那就隻能讓球隊感到不滿和失望了。如今的史蒂芬森,大概就是這樣的狀態,他的傲慢使得他一直在自己“慣”自己,即便已經多次證明這種“慣”隻能向不好的方向發展,他依然無怨無悔。

  在CBA的曆史之中,也有過很多比史蒂芬森更大牌的球員,這些更加大牌的球員有些取得成功、有些黯然告別,導致這種現象的根源,除了大牌球員的年齡其實更重要的原因還是態度。

  馬布裏的成功顯然是最具說服力的。如今的史蒂芬森,能夠與當年的馬布裏相比?說句玩笑話,馬布裏讓自己的球隊變成一個強硬的整體,而史蒂芬森,則因為自己從未想過融入整體,最終導致自己的球隊變得極其鬆散、隻能各自為戰。

郭艾倫被“過度信任”?

  郭艾倫的狀態越來越好。

  如果說如今的史蒂芬森一直在自己“慣”自己,最終影響到了整個球隊。那麼如今的遼寧男籃陣中,郭艾倫卻同樣仿佛享受著“超球員”待遇。這樣說也許有些苛刻甚至不夠準確,但從之前已經結束的比賽來看,也並不難找到類似的例子。

  事實上,本賽季的遼寧男籃的比賽,很多時候會出現“郭艾倫進攻一次、史蒂芬森再進攻一次”的現象,作為一支球隊中極其重要的兩名球員,郭艾倫和史蒂芬森大多數時間更像是處於“競爭”的狀態。而且因為巴斯逐漸重新成為那個值得信任的巴斯,這也讓遼寧男籃第四節更多的時候選擇巴斯,這也成了郭艾倫時常在第四節瘋狂砍分的原因之一。

  作為中國男籃乃至遼寧男籃如今均極其重要的球員,郭艾倫當然有資格享受到這樣的待遇,而且他也用自己的表現一次次證明自己配得上這樣的待遇。

  但還是之前所說過的問題,不管這種“不兼容”誰應該承受更大的責任,郭艾倫和史蒂芬森都應該表現出一種更加積極的態度。可惜的是,這種態度至少在如今很少看見,郭艾倫快攻、史蒂芬森在一邊抱怨不傳球的一幕,倒是時不時會出現在賽場之上。

  外援畢竟是外援、大多數外援的確很像“臨時工”,遼寧男籃因此有太多的理由信任郭艾倫,但對於一支渴望贏得冠軍的球隊而言,除了史蒂芬森也許真的需要改變自己、尤其是防守態度之外,郭艾倫其實也同樣進行適當的調整。至少在球權分配的問題上,郭艾倫同樣需要“審時度勢”做出自己的抉擇,如果因為獲得球隊的足夠信任和支持,讓他可以不去考慮隊友、尤其是個人能力更強大的隊友,顯然也是不合適的。

  這種抉擇,是球隊整體利益的需要,而就在郭艾倫的身邊,趙繼偉其實就做得更好一些。

  遼寧男籃贏得“東北德比”的比賽,趙繼偉在首節的瘋狂“輸出”,是遼寧男籃得以迅速拉開分差的原因。同樣,在吉林男籃第三節後半段瘋狂追分時,又是趙繼偉為史蒂芬森送出助攻,遼寧男籃得以緩過吉林男籃那波8比0的小高潮。

  同為遼寧男籃後場“雙子星”的趙繼偉,和史蒂芬森、郭艾倫的“互動”都非常多。

  趙繼偉本賽季至今的表現值得肯定。

  遼寧男籃主場111比94大勝上海男籃的比賽,史蒂芬森曾經在第三節為趙繼偉送出縱貫全場的超遠助攻;遼寧男籃擊敗吉林男籃的比賽,趙繼偉完成搶斷之後也第一時間將球送給快下的郭艾倫,成就了郭艾倫的又一次快攻得分。

  因此,趙繼偉在比賽中的一些表現,也許真的值得郭艾倫去學習學習,還是之前說過的問題,遼寧男籃如果想奪冠,不管是史蒂芬森還是其他更樂於配合郭艾倫的外援,郭艾倫,都必須做出一些犧牲。

  如果隻是指望著外援來配合郭艾倫,那最終受到傷害的隻能是球隊自身。本賽季至今,遼寧男籃依然排名聯賽第四位,如果考慮到史蒂芬森和郭艾倫依然因為“慣”而無法做到“兼容”,如今的遼寧男籃因此已經足夠令人滿意。從這個角度看,相比於簡單粗暴地更換外援,遼寧男籃也許更應該考慮的是如何讓這哥倆能夠相互適應、相互信任——當然,這一點要建立在史蒂芬森能夠開始防守。

郭艾倫需要學習國家隊隊友

  孫銘徽表現得更加成熟。

  本賽季至今的CBA賽場上,其他參加了2019年男籃世界杯的中國男籃球員,其實就有不少隊友和趙繼偉一樣值得如今的郭艾倫學習——學習與外援進行配合,學習為了球隊的整體利益放棄一些個人表現。

  回到遼寧男籃揭幕戰不敵廣東男籃的比賽。趙睿在31分鍾的出場時間內交出10分、4次助攻的數據,而在本賽季已經結束的比賽中,趙睿將更多精力用於防守的同時,也的確隻是在個別比賽中展現自己的進攻才華。

  作為如今中國男籃極其值得期待的後場球員,趙睿仿佛已經習慣了在進攻中為布魯克斯“打下手”。與郭艾倫相比,本賽季至今的趙睿顯然“平淡”了很多,但一個值得注意到的事實是,廣東男籃至少如今沒有出現過球員間存在球權分配問題、外援不服從球隊整體利益等等問題。

  因為林書豪的加盟,北京男籃其實和遼寧男籃一樣備受關注。但相比於史蒂芬森遲遲無法融入球隊,林書豪和北京男籃顯然更加快速地實現了無縫連接。林書豪做到這一點,當然和他比史蒂芬森更加積極主動有關,但這其中,又何嚐沒有方碩所作出的犧牲?

  為隊友犧牲的一幕,其實同樣出現在新疆男籃的陣中。因為周琦的回歸,阿不都沙拉木本賽季的各項數據都出現了一個小幅的下滑,但和廣東男籃、北京男籃一樣,不管是阿不都沙拉木還是新疆男籃,仿佛從來沒有將這一點視為問題——阿不都沙拉木同樣能夠在關鍵時刻拯救球隊。

  再說浙江廣廈的孫銘徽。艾倫·傑克遜“跑路”之前,在隊內同樣沒有太多球權的孫銘徽,不僅沒有什麼抱怨,而且他和傑克遜之間也沒有出現什麼讓外人都可以看出來的矛盾。在傑克遜“跑路”之後,孫銘徽迅速接過球隊的組織權,最近三場比賽,孫銘徽場均送出9.3次助攻,遠高於傑克遜在隊時的4.1次。

  郭艾倫這些國家隊隊友在賽場上的表現,因此真的值得郭艾倫去學習。史蒂芬森有史蒂芬森的問題,但在球隊沒有最終裁掉史蒂芬森之前,郭艾倫真的隻能去學習與“師弟”進行配合,從另外一個角度看,作為如今球隊公認的“大佬”,郭艾倫也許更應該成為隊內能夠引導史蒂芬森的球員。

  因為,這是出於球隊整體利益的考量,如果作為球隊核心的球員,都無法為了球隊的整體利益去引導隊友、配合隊友,那麼這支球隊的未來也許真的值得擔憂。

  這種擔憂,甚至都不可能通過更換外援去徹底化解。畢竟,在如今的CBA賽場上,外援的總體實力還是越來越高,郭艾倫無法做到與史蒂芬森“兼容”,恐怕也很難做到與史蒂芬森同水平、甚至更高水平的外援“兼容”——可惜的是,一個實力強大但還能夠主動配合郭艾倫的外援,恐怕真的找不到。

  如今依然排名第四位的遼寧男籃,當然還有足夠的時間去解決球隊目前存在的所有問題。不過,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,在史蒂芬森沒有離開球隊之前,遼寧男籃就必須去解決史蒂芬森的問題,而擊敗是史蒂芬森“如願”離隊,郭艾倫和外援的球權問題,也同樣需要快速解決。

  最後說句題外話,上賽季的遼寧男籃陣中,哈德森也同樣受到了足夠多的批評。19日晚,遼寧男籃就將迎戰哈德森和他的山東男籃,哈德森究竟有沒有問題、是不是真的要為遼寧男籃上賽季的失敗“背鍋”,也許這場比賽結束後就會有答案。

  作者:韓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