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當前的位置: 首頁> 跑步> 文章內容
為保命放棄比賽美女哭的梨花帶雨 上收容車也優雅
2019-12-03 18:16
資料圖。 資料圖。

  衝過終點線,這是每個馬拉鬆賽事選手的目標。然而,每場比賽都有不少在賽事規定關門時間未能撞線的選手。

  伴著冬日暖陽和飛翔的海鷗,2019上合昆明馬拉鬆在昨天鳴槍開賽。一名女選手在堅持了一小時後,上了收容車。

  昆明市中心海拔約1891米,大部分地區海拔在1500至2800米之間,通常中度海拔高度為1500到2500米,所以此次馬拉鬆算是亞高原跑馬。

  “為了保住小命不得不棄賽,但是上了收容車以後上吐下瀉的症狀更具體,強忍坐了五個小時後整個人都虛脫了。”

  在收容車上,這位美女手捧熱飲,眼角濕潤,讓人動容。

  不少人認為,馬拉鬆上收容車很丟臉。其實,在堅持和放棄之間,放棄也需要很大的勇氣。棄賽和堅持完賽一樣都值得我們尊重。

  人生也如一場馬拉鬆賽,但人的生命僅有一次,所以人生馬拉鬆沒有第二次機會!每個人都不可能說放棄這一次的人生征途,幻想著去尋求下一次重新開始。

  在上個月的重慶女子半馬,有位姑娘單手掩麵,先是仰頭流淚,後來又席地而坐,埋頭痛哭起來。被“關門”未能完賽,這位哭得梨花帶雨的姑娘引起跑圈熱議。

  姑娘名叫冉紅霞,27歲,是一名小學教師,2018年開始跑步。2018年3月是她第一次參加跑步比賽,去年重慶女子半程馬拉鬆賽,均順利完賽。

  冉紅霞表示,當天自己跑之前吃了一點麵條,前5公裏的狀態很不錯,因為早上沒有喝水,因此在補給點喝了些水,“誰知道腸胃開始痙攣,不舒服,隻能壓著跑,速度非常慢,一旦快起來就特別難受。”

  “之前也想過跑不動了就放棄,但真到了那個時候,無論如何都是不甘心的,想著過一會就能緩解。”但冉紅霞表示,一直慢慢跑到最後5公裏仍然疼痛不止。

  “明知道會超時了,收容車也在旁邊跟我招手,看到隻有兩三百米了,旁邊的小哥哥舉著牌子告訴我比賽關門時間到的時候,我實在忍不住崩潰了,心裏特別難過。”

  自己報的馬,哭著也要跑完。前年廣州馬拉鬆,一位身穿紅色緊身短袖,下身黑色壓縮褲的姑娘在賽道上邊跑邊哭,不知道是因為42公裏的賽道太虐,還是跑步的途中想起了什麼傷心往事,痛苦的表情讓人心碎。

  人生要懂得堅持和放棄。經常參加的馬拉鬆的人常調侃,沒有上過收容車的馬拉鬆是不完整的。你上過收容車嗎?

  (跑馬去旅行)